校園Guide

假如可以和父母來一場大和解

什麼時候我們才可以和父母和解?和父母尚且做不到心意相通,沒日沒夜用自己的方式傷害對方,愛有什麼用?難道愛就體現在那重重防衛和敵視的眼神?越親近越愛才越無法表達,有了軟肋才覺得如此痛,在乎才更不能忽視那些寒冷刺骨的言語,一刀刀割得血汨汨流淌。我們和父母多麼了解對方的痛處,明白哪些尖酸的話能令對方痛不欲生,由一點引爆到其他點,最終演變成單純發洩情緒的吵架。我們總說父母和我們有代溝,以為是親人便能有恃無恐,一句脫口而出的「你不明白」是最尖銳的玻璃碎片,一直說一直說彷彿要劃清什麼界線,斬斷你和父母的關聯。

到朋友家作客,她們一家言談間的和氣與默契,奢侈得令人羨慕。親密的肢體語言早已透露一切。而我們,習慣了和顏悅色不到十句又開始無間斷的口角。已經不懂得平心靜氣的交談,可能相對無言就是我們的出路,令人窒息的沉默可能比攻擊對方好。但偏偏我們做不到漠不關心,我們的爭執都是用錯了方式去關心對方。回想起那些衝突,當中的憤怒,我們以為過後就消散,原來沒有,它只是日積月累變成了我們一開口就甦醒的猛獸,誰都壓制不住,誰都似乎要在當下將半生憤慨宣洩出來,不說就如鯁在咽。這種態度已經該死的成為了下意識的習慣,在聞到導火索上火藥味的一刻,就馬上反應過來口出惡言。在外八面玲瓏,對家人卻說不出好話來。

某次爭執過後,母親欲言又止的問我:「你恨我嗎?」我搖頭,覺得倉皇又心酸,是什麼讓她覺得我恨她?我才是該問「生了我,你後悔嗎?」的人。我根本沒有資格恨,我有無數句因自尊而說不出口的「對不起」,我只想好好照顧你們……其實我們血脈相連,明明是愛的,但那隱藏在膠布下的傷口,長期掩蓋得密不透風,便始終不能癒合。

人生如夢,什麼時候,一抬頭發現自己長大了?是發現她們老態時覺得心痛?是終於學懂聆聽人生道理﹑承受不講道理的責罵,會認錯會給下台階會打圓場?是因為爸爸50多歲了,還頂着一頭白髮每天勞動到6點?還是媽媽一邊拍打肩頭一邊抱怨自己不復當年勇時你淚凝於睫?她們老了,我們也該長大了,臉皮別再那麼薄,別再頂嘴把鋒芒都留給她們。如果我們抓不住自己縱橫交錯的掌紋,至少握緊父母粗糙滄桑的手,陪她們走完剩下的路。

  ufinance-cover-pic
每貸款金額$10,000,平均每月利息為$84 (最高申請金額$100,000)
只需身份證學生證即可完成批核!

提早還款絕無罰息或手續費

Advertisements